万历兴亡录,方志远历史界什么水平

问题:方志远老师是一个怎样的老师?

29日,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百家讲坛》主讲人方志远在首都博物馆举行《万历兴亡录》新书首发会。《百家讲坛》栏目制片人聂丛丛、另一主讲人毛佩琦等到场助阵,就“我眼中的万历时代”主题进行对话。FNo

问:方志远历史界什么水平?

回答: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继《大明嘉靖往事》之后,方志远第二次登上《百家讲坛》,讲述《万历兴亡录》,虽然他仅登坛两次,但在学术界和受众中已备受关注。此次集结出版的新书以方志远多年的明代制度史、经济史和社会思潮史研究为基础,以《“山人”与晚明政局》等多篇重要论文为学术支撑。谈起自己的风格,方志远说:“我的习惯和原则是,学术著作要让别人看得懂,普及读物必须具有学术性,必须把学术性贯穿于流畅的表述之中。历史本身就很幽默,我们只要把它分析、解读出来,这种幽默就自然出来了,而不必用故作诙谐的语言、刻薄揶揄的语气,为幽默而幽默。”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百家讲坛》制片人聂丛丛发言时认为,方志远的历史观有一种净化心灵的感觉,“如果大家看过节目,肯定记得‘小人物大英雄’那期,它讲的是两个小人物在历史大关节上的一瞬间闪光,就像一粒尘埃,但方老师觉得小人物的这么一次生命闪光比很多大人物都伟大。”她还认为,方志远的讲座是全方位的,具有3D立体化的特点。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万历兴亡录》一书中,方志远还对《金瓶梅》《水浒传》及“三言二拍”中的武松、蒋兴哥、杜十娘等文学形象进行了与众不同的解读,进一步反映万历年间对社会财富、男女情感的认识,以及人们价值观念和社会心态的变化。方志远认为,这些文学作品,实际上反映了多元化时代的多元化追求。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FNo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图片 1

他讲述历史时语言简练朴素,没有过多的无用词藻堆砌,让人能专心于历史典故及思考典故后隐藏的规律,他没有愤世嫉俗,高声诵读一些大道理,而是举重若轻在讲读中用语气的顿挫,表情甚至眼神告诉你一些他的看法。不管怎么说,方老师是一个好老师,评判一个好老师标准就是……传道、授业、解惑。这些方老师都做到了!

方志远,男,祖籍安徽休宁,1950年出生于江西吉安。历史学硕士(江西师范学院)、文学博士(扬州大学)。现任江西师范大学资深教授、校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历史学会理事、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江西历史学会会长、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首批外审专家,曾任江西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院长,江西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江西省政府参事,台湾成功大学客座教授,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届江西省人大常委、第九届江西省政协委员

回答:

长篇明史类讲座《万历兴亡录》,主讲人是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江西历史学会会长、国家社科基金学科组评审专家方志远教授。媒体曾给他很多头衔,如“江西历史第一人”、“顶级明史专家”、“江西第一位登上‘百家讲坛’的学者”,还有人称他为“异端老师”,对此,他表示所谓第一、所谓顶级,从来没有听说过,即使有,也是媒体朋友的期待和鼓励,自己根本不配,何况“文无第一”,更谈不上“顶级”。他更愿意这样定位自己:有个性,但不愤青;有傲气,但不狂妄;有自知之明,但不假装谦虚。

看到这个问题,去百度了一下,也不知这问题和百度里那个睿智、博学的老者是否同一个人!一般老师给我的印象都是和蔼可亲的,因为一个老师的职责就是教会学生,不会像我们上中专时,学校去师范学院请的老师,只会照课本读,那样的老师,给我一打,我也不情愿叫老师

方志远出生于江西吉安,那是他引以为傲的故乡,被称为“文章节义之邦”。宋朝盛产政治家和文学家,如欧阳修、杨万里、周必大、胡铨、文天祥等;明朝盛产政治家和思想家,如解缙、杨士奇、陈循、邹守益、聂豹、罗洪先、邹元标等。他就是在这种文化传统的熏陶下成长,在学校古色古香的氛围里,在赣江的潮起潮落中,在榕树码头的融融月色下,度过了青春岁月。

回答:

下放的日子

方志远老师,不仅仅是百家讲坛的传道者,更是一位良师益友,他讲述历史时语言简练朴素,没有过多的无用辞藻堆砌,没有过多地着墨于一些无用但能媚俗的细节,很多别的所谓学者要津津乐道的一集的趣闻逸事!

1968年的上山下乡对方志远的一生有重大意义。比如说,他在下放之前是不吃辣椒的,这给母亲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每次炒过辣椒的锅都要洗掉然后再给他炒菜。当时母亲很担心,以后出去读书、工作怎么办。父亲说了一句话:到时候他什么都得吃。后来应了父亲的话,下放以后没什么东西吃,只好尝试着吃了一下辣椒,才发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从此以后开始吃辣椒了。他戏称,自己由不吃辣椒的小男人变成了能吃辣椒的大男人。这不只是一个口味的变化,更是一种性格上的改变。

下放的第二天,他挑60斤重的担子,只走了60米就得放下来,但是一年之后他挑着110斤重的担子,走36里路可以不停,而且是穿着拖鞋。只是因为要喝水,在一半的时候停下来喝了一口水。这是身体发生了变化。

刚下放的一段时间里,他对粮食没概念,曾在田地里踢稻谷,觉得太爽了。但是一年以后,就绝不忍心再浪费任何粮食,打豆子打下的每一粒都要捡起来,收割稻子尽可能把稻田里的每一粒都拾起来。这是感情发生变化了。

这些经历在今天的年轻人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但在当时,广阔天地让方志远认识了自然万物,世事无常使他开始读懂人世沧桑。

下放三年以后,他到工厂里面做炉前工、浇注工、漆工,同时自己学做木工等等。做得最长的,是漆工。因为肯动脑筋,他漆的桌面总是比别人更亮,别人也愿意找他来漆。方志远说,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认真去做,态度决定一切。

做学徒的时候写工作日记,方志远就在封面上写上“化工出版社”出版,大家都觉得很可笑。不过,这也体现出他当时的志向。当时他月工资22块,一个人同时订了3个刊物:《航空知识》、《地理知识》、《历史研究》,年轻的时候就希望天上的事、地上的事、人间的事都知道。

三年多后,工厂要向中学派“工人老师”,经过车间和厂里推荐,方志远虽然是一个初中毕业生,但幸运地成了中学老师。后来又成功考上大学,大学上了一年半又考上了研究生。

学术历程的三个阶段

方志远的学术领域主要有三个方面:由明代政治及制度史研究到明代国家制度与社会进程研究、由明清江西商人研究到明清区域经济社会研究、由明代市民文学研究到明代社会思潮研究,学术历程可以简单地概括为:由制度史,到现象历史学,到关注史学理论与方法。

他从制度史研究起家,发表了数篇重要的制度史研究学术论文,包括《明代的内阁制度》、《明代的巡抚制度》、《明代的镇守中官制度》、《明代的御马监》等等。白钢教授主持编纂《中国政治制度通史》,其中“明代卷”的杜婉言老师就邀请他合作。可以说,这是方志远学术研究的第一个阶段。

同时他还写了几本人物传记,包括《明成化皇帝大传》。这是个偶然的巧合。当时辽宁教育出版社出一套明代帝王传,很多帝王的写作被别人选走了,轮到方志远时只剩下两个,一个成化,一个弘治。“弘治没什么好玩,这个人没什么性格,就是听文官摆弄,只会说是和不是,而成化皇帝很好玩,他有个万贵妃,成化皇帝即位的时候19岁,万贵妃已经37岁了,他一生就爱万贵妃。”所以方志远在《明成化皇帝大传》里对成化皇帝和万贵妃之间的感情做了很多的解读。“成化皇帝把母爱、姐爱、情爱集中到万贵妃一身,忘记她的年龄。他的皇后因为一件事责罚了万贵妃,那个皇后才立一个月,他立即把那个皇后废了。成化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物。”

后来方志远也发现成化时代是明朝非常值得研究的时代,是明朝从前期到中后期的过渡,是改革开放的时期。他在2005年写了一篇《“传奉官”与明成化时代》,这篇文章使他开始用一个具体的现象来剖析一个时代,他戏称他的研究为“现象历史学”。后来发表的《“山人”与晚明政局》以及正在写作的《“冠带荣身”与明代社会动员》,都是提取某一个社会现象来解剖那个时代。

在2005年写《“传奉官”与明成化时代》的过程中,有一次方志远到天津南开大学开会,南炳文教授让他和另外两位先生给博士生和硕士生联合上了一堂课,每个人讲20分钟左右,然后由学生提问。有一个学生请他对史学理论方法提一些建议。这是一个他虽然关注但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正是这个问题,让他有意识地思考和探讨史学理论与方法论,开始对史学方法有了自觉的思考。

用金庸武侠小说比喻史学研究

在金庸的小说《倚天屠龙记》里,殷素素曾说,武当七侠里头俞莲舟的武功最高。俞莲舟说,武当功夫是天下最好的功夫,他于“本门功夫”用力最勤,所以才能成为天下一流高手。方志远由此得到启发,如果能够把史料学、考据学做到极致,你也能是历史学研究的一流高手,不要什么其他功夫,本门功夫就足够了。但是,他也说,俞莲舟不是第一大高手,第一大高手是张无忌。他用张无忌的三门功夫――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剑――来比喻历史研究:“九阳神功就好比是史料学和考据学,这是最基础的;太极拳剑就是各种社会科学的方法和理论,这是具体的;乾坤大挪移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它把各种功夫揉合起来为我所用,九阳神功也是要碰到乾坤大挪移以后才能够挥洒自如。”

历史学研究要考虑三个方面:第一,材料的功夫、考证的功夫;第二,不排斥任何其它学科的方法和理论,包括考古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但是最基本的理论和方法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于是,方志远写了《马克思主义历史学与海外中国学》来讨论这个问题,同时也写了一篇关于史学方法论的文章《史学方法二题》,探讨“史无定法与史有定法”和“史有定论与史无定论”的关系,在学界产生了较大影响。

史学家的现实关怀

方志远曾做过五年江西政协委员、五年江西人大常委、将近五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与不少前辈史学家一样,他有强烈的现实关怀。他认为,在当代社会,每个人都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只是第一层面;第二层面是每个人在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不能损害别人利益的最大化;还有第三个层面,政府的责任是建立一种制度,既保护每个人的利益的最大化又让他们的利益最大化不影响别人利益的最大化。“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大的教训就是往往强调一个方面,当开放的时候,往往是让每个人都去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但当我们觉得这种追求产生了种种不利的时候,又要求每一个人都去考虑别人利益的最大化而克制自己,所以政策就一直一摇一摆。这就是社会矛盾发生的根源。”

《万历兴亡录》的最后一讲说到一个故事。崇祯元年,一个大学士赴任之前问他的老师,大学士该怎么做。他的老师跟他说了一句话:“拔一毛而利天下”。他一直不理解,或者故意不理解、装糊涂。到北京上任以后,见到袁崇焕杀毛文龙的奏疏,他说,眉公真神人也,他怎么知道要杀毛文龙?实际上他老师说的拔一毛的“毛”,是指所有利益的既得者。方志远说:“如果他们都能放弃一点自己的利益,天下就太平了。”

这体现了一个历史学者对中国的历史、民族、国家的一种关心和认同。“一个学者第一要有学术良心,而学术良心的前提是必须要有作为一个人的良心,或者用王阳明的话来说要有一个做人的良知。如果一个学者做人的良知都没有,他就一定没有学术的良心,也就没有必要奢谈什么学术和科学。”所以方志远特别强调做人的良心和做学者的良心,或者说做人的良知和做学者的良知,否则,就一定会为金钱、利益所动,一定会跟风走,一定无法维持学术独立性和人格独立性。

方志远强调,无论对历史还是对现实,都必须具有两种双重眼光。“研究历史需要双重眼光。第一种眼光是用现实的眼光看待历史,有现实的眼光才可以发现历史上的种种不应该、种种悲剧的可避免性;第二种眼光是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待历史,这样就可以知道古人的很多错误也是时代造成的,从而真正站在历史的立场上来研究历史。而看待现实同样需要双重眼光,但是是反的。第一种眼光是用历史的眼光看待现实,这样才能够发现我们的现实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才能够知道我们现在的成就来之不易,也才会更加珍惜我们现在所取得的成就和成果;同时,又必须用现实的眼光来看待现实,这样才能够发现种种不足,才能够去借鉴历史的和国外的种种教训和经验来解决当代的种种问题,来推进社会进步。

不晓得是机器生成还是哪位题主提的这个问题哈,感觉有点那个。

对方志远教授的了解不多,也没听过他的课。

老衲属于历史爱好者,还未跻身于历史界这个圈子中,对于浩瀚如烟的历史,老衲都只是烟尘中肉眼不可见的部分而已,自己还是门外汉更岂有点评方志远教授水平的资格。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个人如果觉得非要把传道授业的师者架到公众面前去让大家点评是真真误解了师者的含义。

我想真正的一个师者和学者是不乐意自己被人拿去评比水平如何的。

人于俗世自然无法避免被人所说道和点评,特别是在出名以后,莎士比亚说过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老衲来说有机会去找找方先生的作品拜读下才是正理。

方志远,男,祖籍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1950年2月12日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市。历史学硕士(江西师范学院)、文学博士(扬州大学)。前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院长,现江西广播电视大学校长,台湾成功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民进江西省委副主委。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十届人大常委会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兼任中国历史学会理事、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江西历史学会会长、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

研究方向为明代政治及制度史、明清社会经济史,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江西省社科规划课题多项,主要著作有《中国政治制度通史.明代卷》(合著)、《明清湘鄂赣地区的人口流动与城乡商品经济》、《明代城市与市民文学》、《明代国家权力结构及运行机制》(华夏英才基金资助项目)等,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文史》、《中国史研究》、《中国经济史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正承担国家清史纂修工程及华夏英才基金资助项目(已结题)。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明代多元化社会的形成与国家应对"、江西省政府委托项目"赣商与江西移民研究"。

2010年应台湾成功大学邀请,江西师范大学历史学科带头人方志远教授将在该校历史系进行为期四个月(2010.3.29-2010.7.29)的讲学,为研究所和本科讲授"明代国家权力结构"与"明代多元社会之形成与国家主导作用之态势"课程。在此期间,方志远教授将应邀在台湾其他一些重要大学进行访问并作专场学术报告。2010年应《百家讲坛》栏目之邀主讲《大明嘉靖往事》(2010年8月30日首播),2011年应《百家讲坛》栏目之邀主讲《万历兴亡录》(2011年10月8日首播),2013年1月第三次登上《百家讲坛》讲述系列节目《国史通鉴》(2013年1月3日首播)。

登上百家讲坛

江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院长方志远教授亮相中央电视台10频道《百家讲坛》节目,在这档国内颇具影响力的节目中主讲"大明嘉靖往事"。2011年应《百家讲坛》栏目之邀主讲《万历兴亡录》(2011年10月8日首播)。2013年1月第三次登上《百家讲坛》讲述系列节目《国史通鉴》(2013年1月3日首播)。方志远教授是国内明史研究的权威学者,他对明代政治及制度、明清江西移民与商人、明代市民文学与社会思潮等有深厚研究,著述颇丰。代表作有《明代国家权力结构及运行机制》、《明清湘鄂赣地区的人口流动与城乡商品经济》、《明代城市与市民文学》、《明清江右商帮》等;另有人物传记3部,分别是《(明)成化皇帝大传》、《千古一人---苏东坡传》、《旷世大儒----王阳明传》;此外还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文史》、《中国史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史学杂文、评论百余篇,并协助主持编写了11卷本的《江西通史》。 作为中国历史学会理事、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江西历史学会会长,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他曾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华夏英才基金、江西省社科规划课题等多项研究项目。目前,他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明代多元化社会的形成与国家应对"、江西省政府委托项目"赣商与江西移民研究"。此外,他还是台湾成功大学客座教授。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发布于六管家婆免费资料大全,转载请注明出处:万历兴亡录,方志远历史界什么水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