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依然霸气外露,一步之遥

PS:友情提醒:看这部电影,也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是女的,很可能会哀叹自己怎么就遇不见张牧之?如果是男的,很可能会哀叹自己怎么就不是姜文!

    姜文要满足的最后一种人,便是投资方,俗称花了钱的人。花钱不是纯粹为了花钱,还得是为了挣钱,投得越多,就得挣得越多。这一点想必你在影院经历了几次一票难求的境况时,大致已经了然。投资方盯着日渐升高的票房数字窃喜,脑子里恐怕全都是关上门流着哈喇子一沓一沓数钱的场景。姜文也乐得清闲,因为他满可以对自己自豪地说:“这个钱我是站着挣了的!”至于这颗子弹能飞多远,是飞一会儿就停下来还是一飞出去就形成燎原之势,让电影界枪炮齐鸣甚至掀起“起义”风潮,那都不是他这个领头羊要关心的事儿。这么看来,《让子弹飞》背后的姜文,依然是霸气外露,只是他从自己精心编织了十六年的梦中刚刚醒来时,醒得稍稍有些不自然。

但究竟《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有没有一步之遥

姜文说这是一部谁都看得懂的电影,我觉得这说法是个幌子。广电总局就未必看得懂,否则怎么就允许公映了?韩三平还出品人,还高调参与宣传?是我喷嚏图卦看多了?否则怎么就明明看见比《鬼子来了》更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东西了?什么明星啊,什么血腥啊,什么幽默对白啊,什么性暗示啊,都是幌子,隐藏着的是欲言又止的野心。
想一想,再想一想,再想一想,想到忍不住要去找政治经济学哲学心理学书籍时,再想一想。

    第三种人是姜文自己或狂热崇拜姜文、把姜文当成自己的人。这种人在四种人中占的比例最少,却是最挑剔的。试想,当你已经习惯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般的一针见血,习惯了《鬼子来了》当中的字字珠玑,习惯了《太阳照常升起》的悬念迭起。然后把这三种一般人都难以企及的娴熟技术杂烩在一起,整一个通俗易懂的故事,再以商业化的路数高歌猛进,其中若想再杂糅些惯有的讽刺和嘲笑时,必然会丧失掉原有的纯粹,流出牵强附会的嫌疑。

电影现在只不过是姜文用来抒发自己内心想法的工具,他很幸运这个年代有这样一种传播方式或者平台能让他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可“马走日”呢,

《让子弹飞》期待了好久,内网论坛、MSN、QQ上用姜文的剧照作头像也已近半年,点映以来好评初潮,豆瓣评分竟然高达9.2!哪部国产片有过?胃口本已吊得这么高,按说再好也就SO SO了,可是昨晚在上影一号厅看完电影,却出乎意料的惊喜——比想象的更好!
惊喜,激动,沸腾,可是我不会写影评•••
正式上映才一天,影评已多如牛毛:宁财神说,姜文的王朝开始了;洪晃说,没有缺点就是这个电影的缺点;李蕾说,有些人拼死拼活就为了显得有点才华,姜文却需要克制他狼奔虎突的才华;潘采夫说,这是三十年来中国大陆最好的电影,一部超级牛B的娱乐片,更是一部杰出的政治寓言片;江小鱼说,只有看崔健演唱会的感受有此一拼;木卫二说,不是好坏丑不是七武士更不是无耻混蛋,它是让子弹飞••••••我写不来比这些评论更有感染力的了文字。
事实上,用激情澎湃的文字来形容《让子弹飞》究竟有多好看完全是多余——去看就是了!
说服别人进电影院也是多余——推荐,不来费口舌说服。没看,是他的损失。
当然,再好的电影也不保证每个人喜欢,尤其是这部还包含重口味的草莽气息浓郁的男性化电影。

    第一种人是普通观众。还是那句话:你得拍观众看得懂的电影。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相继经历了《鬼子来了》禁播、《太阳照常升起》票房不景气之后,宣传一方又开始在《让子弹飞》身上打上严重的商业的烙印。连姜文自己也开始松口,早在《太阳照常升起》结束时,他便说出了一句“下一次拍一个让观众看的懂的电影吧”。不管是不是“痛定思痛”,他说看得懂,观众就真的看得懂,不懂也得懂。

您说呢?

东奔西跑焦头烂额的一天,见缝插针地东一句西一句堆了一堆乱糟糟的废话,见笑了见笑了!

    如果姜文把自己放在“对观众负责”的导演行列,那么他除了应该加快拍片速度以外,还得面临四种人的检验。

就我对身边看过《让子弹飞》的人的了解,他们很多都看不出里面有趣的小暗喻,但他们依旧觉得有趣,所以我们说姜文站着把钱赚了又把逼装了,这一次呢,姜文试着把话说得明白,让更多人理解,坐着把钱赚了,没装逼

借用一句片中的台词:到底什么叫惊喜?翻译翻译。
——翻译是自己的事,看电影吧!

    冯小刚在他的《我把青春献给你》一书中曾提及姜文对他的批评:“电影应该是酒,哪怕只有一口,但它得是酒。你拍的东西是葡萄,开始时时葡萄,到了还是葡萄。你应该把葡萄酿成酒,不应该满足于做一杯又一杯的鲜榨葡萄汁。”毫无疑问,这次姜文还是在酿酒,然而他有些低慢的态度也让人感觉到,他似乎已经从那种弥足珍贵的自负中,慢慢以矛盾的方式解脱出来,他在刚刚骂完:“这帮买官的县长,就记住捞钱,唱机都撂坏了”后,又开始“分时候的”满足观众的需求,因为大家一致认为:不管是穆扎还是莫扎特,一般情况下,只有唱片上印着他的名字,那才是真的穆扎。

但如果《一步之遥》是在《让子弹飞》之前上映的呢?那又会是什么效果,在那个大多数世人没发现姜文才华的年代,《一步之遥》会不会也成为另一个《让子弹飞》呢?

    窃以为兹要姜文电影一出炉,就从来不计较观众或影评人的好恶,也从来不在乎这部电影能挣多少钱。十六年来,姜文就像一个偷鸡贼。他总是将自己的天才想法在自称有天赋的人面前展露无遗,从而为自己博得平均四年一次的表达自我的机会。他在他的电影中毫不掩饰并不遗余力地表达着狂放乖戾的自我,而别人明知道他是个风险股,还是对他趋之若鹜。这些人包括《让子弹飞》的合作商,包括葛优、周润发、刘嘉玲、冯小刚,也包括接到姜文的通知连剧本都不看就苦练了三个月马术的邵兵、廖凡、张默,还包括不惜动用激将法而在《让子弹飞》中做了一把狗腿子的陈坤。

我本人呢,是习惯先看豆瓣评分后看电影,一般低于7.0的我都会自动忽略,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在意《后会无期》的评分

    第二种人是影评人。有一段时间姜文被中国媒体称为“东方马龙·白兰度”。只因为他不仅脾气与这位已故演员极为相似,而且在中国也是“谜一样的演员和导演。”这之后,大部分影评人便开始将姜文以另类看待。姜文每拍摄一部影片,影评人们便千方百计搜集资料,从有小道消息传出一直到片子公映,他们的目光从不游弋。《鬼子来了》被禁播了,然而看过的人都拍手称快,影评人们也不负众望“交口称赞”。《太阳照常升起》票房不佳,影评人们便抓住大家看不懂的说辞,还是赞叹不已。然而这种赞叹不已却有一大部分不是发自内心,大家在对姜文顶礼膜拜的同时,心里总是暗自嘀咕:什么时候您能给咱弄个又叫好又叫座的电影,让咱也无所顾及的大肆褒扬一番呢?心怀这个鬼胎的影评人们再看《让子弹飞》,便获得了最大的满足感。对于他们来说,《让子弹飞》无疑是一个惊喜。然而制造这个惊喜的姜文先生却在电影里黑着脸指桑骂槐说:“你给我翻译翻译,究竟什么他妈的才叫他妈的惊喜!”

再来说说这部《一步之遥》

    实际上在电影开场没多久黄四郎的金牌替身杨万楼一出场,三句话已经把整个故事的未来景象说出来:走出一个虎虎生风,张麻子劫火车、掳师爷、走马鹅城,当真是虎虎生风;再走出一个一日千里,从土匪到县长,从只为财死到百般寻仇,从暗中较量到再返鹅城,开始撕破脸明刀明抢地对垒,两个小时便已经走出千里,更遑论一日;当民众在张麻子的带领下起义,一幕幕暴力场面唯美上演,大仇终于得报时,张麻子英雄迟暮,单骑奔驰在火车道上,真个是恍若隔世。然而在姜文的心目中,这个令观众通俗易懂的故事不过是一个赝品,姜文还是抑制不住对自我欲望的表达,被吊着死去的老二、日本武士常挂在口边的切腹和介错、“没有你,对我很重要”,全篇从情节到台词中都不乏类似于《太阳照常升起》暗藏玄机的隐喻。然而明知道是个赝品还是这么大摇大摆地放出来,盖因大家都心知肚明:“赝品是个好东西”。

对于那些说拍得不如《让子弹飞》的人,我很认同
对于那些说拍得比《让子弹飞》好的人,我也认同

这里就不得不说下姜文导演为这部新片起的名字了,看过姜文电影的人都会发现他的所有导演电影,电影名字和电影本身永远没有特别大的关系,就像单纯听《一步之遥》永远不会把它和阎瑞生案联系到一起,当然在姜文每部每部电影中,所有的案例都只不过是幌子,姜文要的只不过是借一个幌子,一个平台,来对大众进行一番演讲
演讲的目的:我讲,你听,听不懂就拉倒,我也没要你非得听懂

鉴于普通观影人士的逼格提高,嘴炮功夫长进,所以我不得不把力荐改成了推荐

再来说说电影本身吧,2个小时20分钟的时长让我觉得看的很自然,当然是没有《让子弹飞》里那样突然荷尔蒙快速分泌导致拍手称快的段落,也没有找小细节小讽刺小暗喻的乐趣,总的来讲,台词,段子,隐喻,讽刺都不差,但偏偏放在一步之遥里却没有将他的深意所表达出来,突然想起别人说过的一句至理名言“有些话,多说无益”这部电影,姜文放大了他的絮絮叨叨,把太多不该说的话都说明白了,可能也是应了“王天王”的那句话“电影是给所有人都看得懂的艺术”

姜文自从《让子弹飞》之后就被大众捧上神坛太久太高,我敢说姜文在做这部电影时绝对是带有心里压力的,但好在姜文没失本心,仍旧把自己内心所想拍了出来,无论怎么看,都是一部用了心的电影,对于那些打3星以下的,我觉得你们要么就是姜文脑残黑——我不买你帐 要么就是姜文脑残粉——期望太大失望也很大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姜文依然霸气外露,一步之遥

相关阅读